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中国中医药报:云南中医院“抱团取暖” 十年共荣
发布时间:2014-01-10      来源:
2013年12月12日,云南省中医医疗集团成立十周年暨二届五次董事会在昆明召开,102家成员单位共谋发展。作为最早的中医医联体形式,能否给深化医改提供借鉴?日前,记者深入采访该集团,了解到——
云南中医院“抱团取暖”十年共荣

本报记者 高新军 陈跃昆

   12月13日,多地雾霾严重,而云南碧空如洗,阳光明媚。对云南楚雄州姚安县的80岁老人庄能祥来说,比天气更让他高兴的是,经过姚安县中医医院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他的病已好,很快就能出院了。

老人因颈椎病脑供血不足晕倒,住进姚安县中医医院的老年病科,诊断属气虚血瘀,予服活血化瘀、温阳补气中药,配合针灸、穴位注射等,8天就能出院。

院长马英坦承,十年前,医院对这样情况紧急的高龄老人尚无救治能力,只能转往楚雄州或省会昆明。但加入云南省中医医疗集团后,十年来医院软硬件得到快速发展,无论是医疗服务能力、还是医院业务收入都翻了几番。“当年加入集团,是我们最正确的一个决策。非常感谢提出这一想法的集团董事长秦国政。”

   穷则变:最艰难的时候“抱团取暖”

  秦国政,云南省中医医疗集团董事长,但这个董事长却没有一分钱薪水。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云南省中医医院院长。当初怎么想到要成立医疗集团?是很多人的疑问。“都是逼出来的。”秦国政回答。

  2002年10月,秦国政担任云南省中医医院院长。虽然是一家省级医院,但当时医院服务能力不强,门诊量人次不多,职工每月平均奖一度只有9.8元,在省级医院中垫底。收入低导致大家工作没有积极性,“很多人都在混日子”。

  秦国政来到医院所在地昆明市光华街附近,随机问路人,“知不知道省中医院在哪里?”结果让他大受打击,尽管询问地距医院不过几百米,但大部分被问者都不知道,甚至不少人说在东风路,那是昆明市中医院的位置。

  这样下去可不行!秦国政决定“外出取经”。在黑龙江看到有些医院联合建立医疗集团共同发展,让他为之一动,“中医院也可以这么做啊,尽管当时云南的中医院普遍都很弱,但联合起来取长补短,就能‘抱团取暖’。”

  回到云南,秦国政马不停蹄走访了几家中医院院长,交流了自己的想法,得到普遍赞同。汇报省卫生厅,领导非常支持,并建议尽快挂牌成立云南省中医医疗集团。

  行业主管部门的肯定给了秦国政信心。沟通后,竟然有78家中医院愿意加入集团,这让他信心倍增。时任云南省副省长吴晓青得知后,非常高兴,表示要亲自给集团挂牌。

  2003年6月17日,足以载进云南省中医药发展史册的一天,云南省中医医疗集团举行成立大会,吴晓青如约出席,亲授“云南省中医医疗集团”牌匾。省中医医院作为集团总医院,其他医院加挂“云南省中医医疗集团××医院”牌子。

  变则通:互助联动,相互促进共发展

  云南省中医医疗集团是以省中医医院为核心医院,集团内各成员单位以项目合作协议、资源共享协议、兼并协议等多种形式组成的协约性松散型的共同利益组织。“因为是一个松散型的组织,我们去工商局无法注册,民政部门认为我们不是民间团体,也不给注册。”好在,省卫生厅表示愿意作为集团的业务主管部门,让秦国政放手去干。

  本来自己发展就困难,如今又多了六七十个“难兄难弟”,岂不难上加难?秦国政却不这么认为。他分析集团各医院的情况,觉得首要问题是要尽快提高医疗服务水平,“治不好病,怎么能有病人呢?”

  为此,他制定了学习进修制度,凡集团内部各医院相互学习进修,均不收进修费,还尽可能提供生活帮助。作为集团核心,前来集团总医院进修的基层医护人员最多,秦国政让本院职工尽心竭力去帮助基层人员提高能力。

  “当时每家医院交给集团的管理费,每年才300元。所有年费加一起都不够集团办公室几名工作人员的工资。”秦国政为何要做这样的“赔本生意”?

  刚开始,省中医医院的专家还能给进修人员教授任务,但随着进修医护人员水平的提高,专家们很快就觉得自己没东西可教了,别人的水平赶上来了。于是,大家纷纷向院长提出,要去北京、上海等省外著名中医院进修。“这就是我的目的,通过这种倒逼方式,让我院医护人员不断提高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松松散散混日子。”

  秦国政的“计谋”获得成功。省中医医院业务水平迅速提升,就诊患者越来越多,业务收入也快速增长,职工们干劲十足。

  该院老年病科主任万启南感触尤深。通过10年发展,该科由原先的20张病床增至二个病区100张病床,并成为云南省中医重点专科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建设单位,年业务收入达3000多万元。

  自己医院走向良性发展,如何带动集团各医院整体发展?集团董事长秦国政必须要面对这一问题。如时间允许,周五下班后,秦国政就会驱车前往成员单位,常常半夜才能到。第二天了解医院情况,从管理角度指导,并安排进修、培训等事,返回昆明往往都是周六深夜,第二天又继续在本院工作。

  此外,秦国政派医院专家前往各成员单位指导科室建设、会诊、查房,甚至让中青年骨干驻守基层支援一年。

  万启南去过集团40多家成员单位,讲授科室管理,帮助规范化、标准化建设,并指导医生规范病历书写,教授新技术。

  大理州中医院是第一批加入集团的单位,当年该院只有一栋二层小楼,夹在一个农贸市场里。医院职工不到百人,很多到院患者都转去州人民医院。

  万启南清晰记得最初去参加医院查房,明明摸到一个患者腹部有包块,但入院病历却没记录,后经B超证实确有包块。“他们体格检查不规范,我就手把手教。”有位顽固性心衰的老人,她给开了付中药,病情很快缓解。两年后,该患者再次因心衰住院,医院内科主任段平按照万启南当年处方思路,用中药又治好了老人的病。随着整体水平的提升,原先的小楼无法满足群众就医需求,政府批了新地盖新楼,还购买了先进设备,就医环境大为改观。

  姚安县中医医院骨科白吉军医师告诉记者,他毕业来医院时,骨科只能做一些常规小手术,通过2011年至2012年在省中医医院进修学习,现在,很多复杂骨折、创伤、外科疾病都能处理,尤其是学会了静脉曲张剥脱术,让当地很多受该病困扰的患者不用远赴昆明治疗。

  变化最大的莫过于昭通市中医院。该院院办主任冮万松介绍,医院职工从2003年的120人发展到现在1100多人,年业务收入从2003年的400多万元增长至今年的2亿元。以前仅有几个常规科室,现有37个科室,其中2个国家重点专科、2个省级重点专科。在其影响下,昭通市所有9家区县中医院都加入了中医医疗集团。

  据统计,仅集团总医院免费接收成员单位进修学习人员就有6681人次。10年来,集团组织各科专家深入成员单位实地调研专科专病建设工作数十次。通过帮扶,各成员单位59个重点专科及19个专病通过省中医管理局评估验收,8个专科通过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一五”重点专科评审验收,10个专科被列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二五”重点专科建设项目,5个专科被列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二五”重点专科培育项目。  

  通则久:做大做强云南中医药健康服务

  集团化让云南的中医医疗机构迅速盘活,驶入发展快车道。秦国政趁热打铁,在集团成员单位推广中医药适宜技术,经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院内制剂可在集团各成员单位中调剂使用;同时搭建信息支持、参观交流、专家帮扶、管理咨询等平台共同发展。

  昭通市中医院2012年5月启动“争创三甲”工作,当月秦国政即带领专家到院进行三甲试评指导,2013年4月,该院顺利获评三级甲等中医院。

  三级医院是国家组织专家评审,而二级主要由省内专家进行评审。卫生厅和省中医管理局把中医医疗集团作为该省中医院等级评审具体办事机构,组织评审相关工作。为确保评审工作取得实效,集团组织专家对95家二级中医院(含中西医结合、民族医医院,下同)申报材料进行初审,对发现的问题及时反馈并给出建议。随后联合7家三级医院对成员单位进行试评及指导。

  2013年7月至10月,集团共组织18个专家组对75家二级中医院实地评审。第一批50家已通过二甲评审。

本次会议上,又有三家医院加入集团,至此集团共有102家医院,占全省中医院的八成多。从数量来看,全国鲜有如此规模的医疗集团。但秦国政考虑的是,未来集团不光是在面上的铺开,更要注重深入合作,在健康服务业中发挥更大作用。

  集团成立之初,省政府领导提出集团发展要与市场经济规律相结合,逐步完成从松散型向紧密型、从分院管理型向统一经营型转变。随着医改深入,全国各地在探索“紧密型医疗联合体”,这也成为医疗机构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整合医疗卫生资源、优化区域内卫生资源配置的有效选择,也将成为提升区域综合实力的必然之路。秦国政打算先与个别成员单位探索紧密型合作。

  他认为,县级中医院应该与乡镇卫生院联动帮扶,让中医药在基层能全面覆盖,并建立分级诊疗、逐级转诊制度,这样全省的中医院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整体。

  国务院对健康服务业的一系列支持文件让秦国政也十分振奋,他认为中医药在其中大有可为,“2014年集团将努力拓展中医治未病预防保健服务工作。”

  云南省卫生厅副厅长、省中医管理局局长郑进对集团十年来取得的成绩给予肯定,并认可秦国政的思路。他希望集团加强互助联动,注重内涵建设,推动成员单位协同创新,发挥特色,拓展视野,让中医药在大健康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点评:

  医改进入深水区,各地都在探索公立医院改革模式。云南省中医医院发起成立的中医医疗集团经十年发展,不仅树立省中医医院的龙头地位,而且带动集团内百家中医药机构共同发展,通过集团内资源共享、人员培训等举措,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大幅提升,门急诊量也直线上升。偏远地区的患者不用再长途跋涉到市州或省会就诊。

  这种“抱团取暖”的发展模式为医改“强基层、保基本”做了生动的注解,也是提升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工程的具体举措,不仅利民、便民,且平衡地方医疗资源,节约政府财政支出。

  云南的有益探索,给其他省份中医院发展以启发,海南中医医疗机构学习后成立的海南省中医医疗集团便是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