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快讯
深切缅怀刘以敏先生
发布时间:2018-03-05      来源:

  云南省荣誉名中医、原云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云南省中医医院职工刘以敏同志,因病于2018年2月28日11:00时逝世,享年80岁。3月1日14;00,刘老告别仪式在昆明市西郊殡仪馆举行。家人,医院党委书记陈燕溪、院长温伟波等领导、同事及刘老亲朋好友、学生参加了告别仪式。

 

刘以敏同志生平

原云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云南省中医医院职工刘以敏同志,因病于2018年2月28日11:00时逝世,享年80岁。

刘以敏同志,教授主任医师,生于1939年1月,1948年至1952年在昆明景星小学就读,1952年至1954年在昆明,1954年至1957年在昆明第二中学就读初中,1957年9月至1958年8月在昆明国营第三农场工作,1958年9月至1962年12月在云南中医学院上学,1962年12月至1966年2月在云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作为中医学徒,1966年2月至1969年12月在云南卫生干部进修学校任中医教师,1970年1月至1977年4月在省级机关五七干校医院任中医医师,1977年5月到云南省中医医院工作直至1999年2月光荣退休。

刘以敏主任是云南省荣誉名中医;第三批、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历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儿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学术顾问、中华中医药高等教育学会儿科分会副理事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临床药理基地成员、儿科病类中药临床研究组组长、云南中医学会常务理事,儿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

刘以敏同志一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多年来,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刻苦钻研业务,认真负责、诚恳待人,团结友善,不计个人得失。

刘以敏主任从事中医儿科医、教、研近60年,曾师从云南四大名医康诚之先生,在上海跟随名医王玉润。曾担任《内经》、《伤寒》、《中药学》等科目的教学工作。擅长活用动变思想分析证型,主张衷中参西,辨病辩证相结合,潜心研究中医经典、中医儿科古今医笈与文献,汲取各家之长,不拘一格,熔儿科寒温两大学派于一炉有深厚的学术造诣以及丰富的临床经验。首次提出佝偻病注意脾胃调理的观念;主持的“全国佝偻病中医中药防治课题”获科省级科技进步奖。                      

多年来他也致力于中医儿科的薪火传承,先后带出2批学术继承人,都成为儿科骨干,此外,还承担日常教学和各类学习班教学外,还带教省内外及奥地利、新西兰、英国、美国和我国香港地区进修人员多批,为祖国医学的传承、发扬,做出了积极贡献。他精湛的医术来自于“业精于勤”,他受到病患的欢迎源于他的“医者仁心”。

刘以敏同志不幸逝世,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事、好老师、好长辈。我们深感悲痛,但更将谨记他的教导,为云南中医儿科的发扬光大作出努力,先生当含笑九泉!


                一八年三月一

附:部分缅怀文章

  一

  我的老师刘以敏先生去世了。悲伤之余,我想写一点文字以作纪念。

  刘以敏老师从事中医儿科医、教、研近60年,曾师从云南四大名医康诚之先生,在上海跟随名医王玉润,也曾担任《内经》、《伤寒》、《中药学》等科目的教学工作。他擅长活用动变思想分析证型,主张衷中参西,辨病辨证相结合,潜心研究中医经典、中医儿科古今医笈与文献,汲取各家之长,不拘一格,熔儿科寒温两大学派于一炉,有深厚的学术造诣以及丰富的临床经验。他首次提出佝偻病注意脾胃调理的观念;他主持的“全国佝偻病中医中药防治课题”获省级科技进步奖。

  老师是昆明人,老师之于昆明,可以说是出生于斯、成长于斯、终老于斯。 老师是一个好人、一个温和的人,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他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度,对同事、对病人、甚至对子女,都是温和的,与人为善的。他勤奋刻苦、博览群书、潜心钻研,医学古籍信手拈来,不仅在医学上成就非凡,在古诗词方面也造诣匪浅。纵观其一声,他真正实现了“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理想。

老师是名医,记得我小时候经过总工会附近的医院门诊部,找老师看病的病人总是非常多,堵了一条街,可谓车水马龙。1989年,我有幸来到医院儿科工作,彼时办公桌在老师对面,耳濡目染老师的医学造诣及品德修养。2003年,老师成为第三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我也正式成为其学术继承人,跟随老师学习了三年,近距离跟随观察老师诊治病人,颇受老师厚爱,受益良多。 我在医学道路上一步步取得成绩时,老师总是热情鼓励,欣慰之情溢于言表。我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老师的心血和汗水。

  老师生病后期,也许他不记得一些事和人了,可只要我们跟老师见面或者是有学生去看望老师,老师就医学侃侃而谈,总是很高兴地说:“你们是中医儿科的新生力量,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希望年轻人多来找我切磋医学。”

  回忆未尽,不胜唏嘘。静坐书房,抬头就能看见跟师毕业时老师为我亲题的“业精于勤”字画,见字如面,作为老师的学生,唯有“不忘初心”,在医学的道路上做好自己,带好学生,让中医儿科事业后继有人,他方可欣慰安然。  

  千言万语诉不尽,唯愿中医业长存。记得1月22日跟老师过生日时我发照片在朋友圈,有朋友还留言:“我的小孩小时候是你老师看的,大家说没有救了,是刘老救的,现在在国外生活得很好,谢谢!”像这样的病人不计其数。老师您走好!每个来诊的孩子,我们都将竭尽全力服务好;每位在学习的后辈,我们都将兢兢业业教育好,不负您的辛勤和厚望。

  这,应该是对您最好的纪念吧!

  ——云南省中医医院儿科主任:何平

  二

  老师逝世前两天,我拿到了师门一直代为保管的出师证书,当初证书发下时我曾期望有一个老师能亲临的仪式,但未能成行,现在成为了永久的遗憾。

  翻开红色封皮的证书,老师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作为一名在云南省中医医院工作的中医儿科医生,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够成为老师的入室弟子。17年前初见老师,他面容和蔼又自带一分威严。我带着敬畏之心用普通话怯怯称呼,不曾想年过六旬的老师居然也用带有本地口音的普通话回应,从此我开始了与老师的缘分。  

  17年过去了,带着老师的推荐信,我考取了博士,也完成了从讲师到副教授、教授的过度,期间所做课题、所发论文几乎都与老师的临证经验有关。2012年我有幸成为老师的关门弟子之一,整理总结他近60年的临证经验,梳理他的名医之路。我也知道了成为名医没有捷径,读经典、跟名师、勤临证、细领悟是众多名医的必经之路。老师的从医生涯就是这么过来的,由此也造就了真正的“明医”。记忆尤深的是我出师前的技能考核老师来参加了,亲自诊查处方了三个患儿,并在指导老师专用病历上写下四诊要点、基本病因病机、中医诊断、辨证、治法及处方,其中有一个戴姓咳嗽患儿,半年后一次门诊巧遇,其母仍津津乐道当时孩子服药后三天即病除,希望我们能好好学习老师的经验,我想这大概就是中医需要传承的意义。

  ——云南省中医医院儿科:唐彦

  

深恩精诚

执医治病救人难以数计
为父抚育教授无法衡量

以上系为家父写的挽联。

在告别会上,我说:在场的医务工作者们何尝不是如此、天下的父母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当时父亲已在ICU与病魔奋战了二十天,我握着他的手,看着监护仪上的指数下滑,我贴近他的耳朵说:老爸,我不按铃了,我们送您,我们都在……

心率脉搏呼吸渐成直线,平静如水。

没有胸外按压造成的波动起伏,

没有肾上腺素引爆的生命迹象。

右手中的手渐感冰凉,我望向天花板,挥着左手说:老爸再见……

因为仰头的关系,泪水自然地噙在眼中。

感觉温润、视野清亮。如今和老爸天人永相隔,但您,在我这里,在冥冥之中我们会与不同的方式相遇!我知道。

感恩您、感恩所有人!

熙南在此代老人家感恩各位亲友故旧,同时转达家父平生宏愿:愿世人皆无病痛!


——刘熙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