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医院文化 >> 医生手记
想起那位孤独的老人
发布时间:2014-01-07      来源:

每次路过918病房,常会情不自禁想起一个老人——她曾经在那间小小的病房里度过了近三个月的寂寥时光。老人那令人唏嘘的身世以及眼睛里浓得化不开的孤独仿佛能穿越时空,时刻敲击着我心里最脆弱的地方。

老人姓李,解放前是红遍西南的京剧名伶,曾与梅兰芳数次同台演出。新中国成立后辗转到了云南省京剧院工作,随着京剧的日渐没落,浮华生活也与她渐行渐远。老人结婚多年,一直未能生育,与丈夫领养了个小孩,含辛茹苦养到十多岁,却因车祸身亡。几年前,她的老伴也因病驾鹤西去,留下她一个人独自生活。后来,她因为摔伤骨折,需要长期卧床,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的胞弟便把她送进了敬老院。刚开始还时不时地在逢年过节去探望一下,后来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亲情”这两个字对于她的胞弟来说也越来越淡。慢慢的,在利益的驱使下,那位胞弟做出的行为也越来越令人不齿——把姐姐的工资卡上的钱定期取走自用,把姐姐唯一一套赖以栖身的小房子私自卖掉,常年拖欠敬老院的生活费……老人因为严重褥疮住到我们外科,还是敬老院和京剧院工会送来的。老人住院期间,因为没有儿女,没有亲人探望,请来的那个势利眼的陪护对她也极为不好,经常大声呵斥老人。每当别的住院病人有亲人探望时,老人那从心底溢出的羡慕眼神令人心酸不已。有一次,我给她换完药后,老人略带迟疑地地对我说:“张医生,你能陪我说说话吗?”想着还有一堆的病历要写,我面露难色地答应了她。“你有孩子了吗?”老人问我。“有了,还很小。”我回答。“有孩子好啊,如果我有自己的孩子,就不会落到这步田地了……”老人的声音有些哽咽。“也没什么啊,我们这种有孩子的,将来老的时候孩子也不一定会养我们啊……”我试图宽慰她。“那不一样的,就算孩子不养你,但你至少有个希望,有个盼头,不像我……唉,人活着真得要有个希望啊”。老人的话令我一阵心酸,我答应她以后经常来陪她说说话,但后来因为每天工作太忙,也是因为自己的自私和懒惰吧,我并没有履行承诺。过了不久,老人就被工会的人接回了敬老院,又过了不久,我听到了老人黯然离世的消息。一个见识过人世繁华,也感受过世间悲凉的老人,就这样在刻骨的孤独中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

前不久,我们科又来了一个因前列腺增生症住院的老人,老人患有多种基础病,身体状况极差,而与他相依为命的老伴也是各种慢性病缠身,每天还要来照顾他。两位老人互相搀扶蹒跚而行的身影,温馨之中总是透着一股辛酸和凄凉。有一次,我无意中问两位老人:“怎么不见你们的儿女来探望你们呢?”两位老人黯淡无光的眼神立刻释放出异样的光彩:“儿女们都忙啊。我大儿子在美国工作,二儿子在德国读博士后,小女儿从复旦大学毕业后直接留在了上海,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管,他们经常会寄钱给我们的,不是不管我们的……”两位老人争先恐后地回答,深怕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女被我误解,发自内心的骄傲同样溢于言表。可是我还是不禁在想,儿女们事业有成却远在千里,这是他们二老想要的生活吗?

中国人喜欢用“儿孙绕膝、天伦之乐”等词来形容一个人晚年生活的幸福,我想归根到底是因为人都是害怕孤独的,尤其是对于那些迟暮之年的老人来说——比如说我们的父母。对于他们来讲,什么是最重要的?我想应该是陪伴。父母们年华老去,意味着,我们能与他们相伴的日子也在不知不觉中减少。曾几何时,我们自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不再需要父母的呵护;曾几何时,我们厌倦了父母的唠叨,听不进老人的规劝;曾几何时,我们来去匆匆,把家当作了客栈。但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这辈子还能陪父母多久?稍稍放缓追求事业的脚步吧,舍弃那些披着理想外衣的贪欲吧,能平平淡淡地与父母相依为命,未尝不是人世间美丽的一道风景。

不要让我们的父母,也成为孤独的老人……

                                                                      【男科:张富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