痿证案
时间:2014-08-29 来源:

吴某某,女,37岁,职员,昆明人。眼睑下垂,四肢乏力1周,到红会医院就诊,在外院诊断“重症肌无力”。予“溴吡斯的明1片 ,口服,5次/日”等治疗。刻下症见:四肢乏力,活动困难,精神睡眠欠佳,少气懒言,纳呆便溏,小便尚正常,舌淡苔薄白,脉沉细。中医诊断:痿证(脾胃虚弱证)。西医诊断:重症肌无力。治宜补中益气、调和营卫、健脾升清为法,方予补中桂枝汤加减。经治疗后,患者症状好转。本案痿证因患者脾虚不健,生化乏源,气血亏虚,筋脉失养所致。故本案拟补中桂枝汤加减补中益气、调和营卫、健脾升清而收显效。

患者1周前无明显诱因出现眼睑下垂,四肢乏力,到红会医院就诊,在外院诊断“重症肌无力”,予“溴吡斯的明1片 ,口服,5次/日”等治疗,现仍感四肢乏力,活动困难,精神睡眠欠佳,少气懒言,纳呆便溏,小便尚正常,舌淡苔薄白,脉沉细。为求治疗来诊。

初诊:症同前,舌淡苔薄白,脉沉细。此因饮食或久病劳倦等因素,损及脏腑,导致脾胃虚弱,肝肾亏损,筋脉失于濡养所致。法当补中益气、调和营卫、健脾升清,方拟补中桂枝汤加减治之。处方:柴胡15g,炙升麻10g,黄芪30g,当归20g,党参30g,白术15g,陈皮10g,桂枝20g,杭芍15g,巴戟天20g,杜仲15g,鹿衔草15g,淫羊藿15g,菖蒲10g,苡仁15g,大枣10g,甘草10g。10剂。冷水浸泡30分钟,煮沸20分钟即可,100ml/次,3次/日。

二诊:患者在服药过程中,溴吡斯的明逐渐减量,至10月28日停用西药,四肢乏力较前减轻,日常活动不受限,中等强度的活动不能完成,纳眠可,二便调。舌淡苔薄白,脉沉细。效不更方,上方继用10剂。煎服法同前。

三诊:四肢无明显乏力,中等强度的活动基本能完成,再予上方5剂巩固疗效。

按:痿证相当于西医学重症肌无力。中医认为其发病有外感和内伤两个方面,外感多由温热毒邪或湿热浸淫,耗伤肺胃津液而成。内伤多为饮食或久病劳倦等因素,损及脏腑,导致脾胃虚弱,肝肾亏损,筋脉失于濡养所致。临床以肺热津伤,湿热浸淫,脾胃虚弱,肝肾亏损,瘀阻络脉等证型常见。本病患者表现为脾虚不健,生化乏源,气血亏虚,筋脉失养的证候,以四肢乏力,少气懒言,纳呆便溏,脉脉沉细等为主症,故予补中桂枝汤加减补中益气,调和营卫,健脾升清,效果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