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出茅庐独当一面 艰苦创业渐入佳境
时间:2014-03-27 来源:

1910年,22岁的吴佩衡出师回乡,他暗下决心,立志为中医事业奋斗一生。按那时当地的习俗,中医在县城及县以下乡镇行医,不能收取脉理钱(诊费),行医者必须兼行配方、售药。吴佩衡因家中经济窘迫,无力购买房屋及药物,只得向父亲的一位学生家长租用鹿厂镇上的一间铺面房,父亲用免收该生学费的办法,来充抵房租。此外又向亲友借贷,购买了一些常用中药,开设了一间小药铺,名“永春堂”,当时的资本不过二十两纹银。

时值清末民初,农村经济落后,卫生条件极差,瘟疫肆虐,一切病患全靠中医防治。据《会理县志》记载:“会理城乡防病治病,历来均靠中医中药,明清时期逐渐发展,以医为业者日多。儒生研习中医理论继而从医者极受敬重。民国前期,中医药一度得到发展。据不完全统计,民国二年(1913年)全县有中医77人,营运中药材莊号十四家,中药饮片堂店四十九家,草药铺十一家。”又言:“民国时期,会理疫情频繁。据不完全统计,民国八年(1919 年)因传染病死亡2099人,民国十年因八种传染病死亡2004人......人民贫病交加,汉族地区医疗条件虽较好,亦仅限于城镇,民族地区则无医无药,以打杀生畜、刻木、跳绳治病。”

当时吴佩衡开业行医,坐堂看病、经营、配方,里里外外,一人独当。由于他从师学习期间,刻苦钻研,禀承师训,故对内外感伤及常见杂病,施以时方、验方,每获良效,常受群众赞誉。都是初涉杏林,经验不足,遇到疑难重症,往往束手无策。他深深感到学医一途,不勤求古训,博采诸家学理之长,仅凭师传口授,单方独技,不可能运筹帷幄的去帮助、解决病人的疾苦。尤其是回忆起自己的母亲因延误治疗,而过早地离开人世的悲痛往事,见到眼前众多患者贫病交困的悲惨境遇时,更加激起他发奋读书,深研医术的决心。于是他到县城购得几部医书,回家后废寝忘食,不分昼夜,手不释卷,研读记诵。尤其是对《伤寒论》、《内经》、《难经》、《备急千金要方》、《外台秘要》等经典医籍,更是深入研究,反复推敲,并将所悟所得付诸实践。春秋几度,他获得了不少理论及实践经验,名声渐传,乡邑四邻多有赞誉。当时县城有一位名望高又自负的贡生出生的张姓儒医,其孙染病甚重,亲自施治多日而无起色,于是躬身来找吴佩衡。经吴佩衡把脉辨证,仅投药两剂而痊愈。张先生心悦诚服,每与人言及此事,对吴佩衡推崇有加。

吴佩衡在镇上行医五年,诊务尚为顺利。为了进一步开拓医业,他将鹿厂镇“永春堂”关闭,以全部家当及药材入伙,与人合作,迁入县城开业行医。

事业的发展并不如想象的顺利,由于在县城坐堂无诊费收入,配方、售药又多为赊欠,合伙人认为无利可图,仅开业八个月就突然提出退伙撤股。此举让吴佩衡措手不及,为了生计,也为了自己热爱的医学事业,他别无办法,只好忍痛将家中的耕地作为抵押,又四处借贷,才苦苦将这间药铺保存下来,自己独立经营。所欠银两直至很多年后,才将本息还清。

这一次突来的事变及负债并未把吴佩衡压倒,反而是他变得更加发奋与坚强。他增购了许多医书,废寝忘食阅读,并多方向有经验的医生及前辈请教,使其医道渐入佳境。凡临证之际,无论轻、重诸症,均能握定六经气化,辨证论治,自觉较有把握,治病中以经方为主,时方为辅,无不应手奏效。

吴佩衡在县城行医数年,信任者日渐增多,终至声名鹊起,誉满城乡。在1994年出版的《会理县志》中,吴佩衡被列入清代至民国时期全县知名中医之一。